我相信生命,我相信尚未认识的你,我相信我自己;因为终有一天我会成为所有我爱的东西:空气,流水,植物,你。

[瑞嘉]歇斯底里和寂静无声33-34

*这两章剧情比较连贯,我就放一起了。那什么这个不是中秋节贺文哈,等明儿醒来要是来得及,就码个傻白甜(捂脸


33-34


这家酒店走廊的灯坏了,据说是电压不稳,拉闸的一瞬间烧掉了所有的保险丝。酒店已经派人抢修了,不过为了避免噪音干扰,在宴会举办期间,工人们停工了四小时。好在酒店外的路灯足够明亮,发白的光线从巨大的六格窗漏进来,在深红的地毯上投下一排斜影。


教父喝了不少酒,走起路来脚步有些虚浮,像踏在云上。他身后跟着刚从Y国归来的中尉,走路一点声儿都没有,要不是地上斜射过来的影子,他几乎要以为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。

对方年轻的出乎他的意料,高高瘦瘦的青年,...

+

嘉德罗斯打架住院了,左腿上打着石膏,被五花大绑的架起来。
格瑞买了一包瓜子过去陪床。他进门的时候,嘉德罗斯输了游戏正猛拍雷德的脑瓜,嚷道,这是挂吧!这肯定是挂!
一见着格瑞,嘉德罗斯立刻把游戏机扔到旁边,躺进被子里哎呦起来。雷德如蒙大赦,递给格瑞一个感激的眼神,背起书包逃也般的去了。

格瑞把雷德的凳子拎过来,习以为常的嗑起了瓜子,一边嗑一边问嘉德罗斯怎么回事?
一提到自己的英勇事迹,嘉德罗斯也不装可怜了,兴奋的猛拍被子道,
喂,我跟你说,隔壁K大那虫子不是惦记你很久了吗?今儿我把他约出来了谈了谈,保证他后半生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。

格瑞摸着下巴想了老半天,才记起来好像确实有个叫龙什么的K大男生,看样...

+

[瑞嘉]歇斯底里和寂静无声32

32.


雷德踏进屋子的瞬间,敏锐的感觉到了气氛不对。在上司身边侍奉,察言观色是最基础的技能。

钟点工正称职的打扫房间,看他进来也没抬头,仍旧专注干活。嘉德罗斯坐在阳台的窗户上,一条腿踏着窗框。雷德只看了一眼,便觉得心里一紧,忍不住想滑跪过去大喊,小祖宗你快下来吧,这里可是三楼。但他还是冷静了下,维持了一族之长的尊严。然后一路小跑过去,点头哈腰道:


“老大好!”接着环顾了四周一圈,挠挠头问:“姑爷呢?”


这句话一说出口,雷德便感到周围的空气一滞,片刻后,嘉德罗斯手中的switch传来了游戏失败的降调音效。嘉德罗斯啧了声,没好气的回了句,...

+

[瑞嘉]不可说 5-6

→3-4

5.超度 

格瑞从柜门的缝隙里张望了一眼,已经看不见富豪的身影了,地上只有一串他断腿拖过后的血迹,鲜红的,似乎还能闻到浓浓的腥味。格瑞蹙紧眉,看向了楼上,只能看见一片浓浓的黑暗。

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哈欠,格瑞有些惊讶的转过头,看了身后那个十五岁的小鬼一眼


“你会困?”


“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嘉德罗斯靠在角落,苍白着脸,懒洋洋的回道。


太奇怪了,你见过哪个鬼需要睡觉,格瑞默默的想。不过嘉德罗斯身上古怪的地方多了去了,好像也不差这一点。

格瑞想通之后,整了整压褶的衬衣,放轻步子往楼上走去,意料之外的是嘉德罗斯也跟了上...

+

[瑞嘉]歇斯底里和寂静无声31

→第01章

 →1-20章TXT版及短篇合集 


31

嘉德罗斯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雷德找的临时安置所是闹市区的一栋复式小楼,美名其曰“中隐隐于市”。嘉德罗斯躺在床上都能听到街对面小学的下课铃声,屋里拉着帘,格瑞压在他身上,凶狠的啃着他的嘴唇。

嘉德罗斯一只手插进格瑞的发间,一手按着他的肩膀,像在制服不听话的野兽。格瑞的嘴唇往下移,滚烫的贴着他的脖颈滑动,随后张口含住了他的喉结。嘉德罗斯感到尖锐的犬齿在喉咙上来回磨蹭,激得他后背一阵凉意。


“格瑞……你”


嘉德罗斯的喉结上下滚了滚,迟疑的开口。话音未落,湿热的触感便抵上...

+

[瑞嘉]不可说 3-4

→1-2


3、鬼打墙

一般情况下,如果不慎看到了什么东西,只要装作没看见,赶紧离开便没事了。格瑞神色巍然不动,淡定的把地上散落的东西收拢进包里,目不斜视的出门了。

屋外静的厉害,平日里这片地方一旦天黑了,便很少能听到什么动静,宛若所有的生气都被黑暗吞噬了。

楼道灯坏了快有半年,也没有人来修缮。格瑞穿行在黑黢黢的楼道,琢磨着自己是什么时候沾染上那种东西的,是白天看到的那个富豪的儿子?还是不知从哪招惹来的孤魂野鬼。

说起那个富豪儿子也是古怪,他太像人了,如果不是看到了新闻里的照片,格瑞根本不会联想到他身上。

格瑞从小就是阴阳眼,少时干过很多人鬼不分的事情,还差点丢掉性命。吃的亏多了...

+

© 致兩千年後的你 | Powered by LOFTER